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办公室情欲】6

【办公室情欲】6

「怎么了?」我小声地问她。
 
  「不要在这里,我……我有点不习惯。」
 
  我也有点清醒了,这时候,我的那种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理智战胜了冲动。 
  「要不这样吧,我们还有一点工作,做完了再回去好吗?」
 
  她点了点头,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点失望。
 
  「还想吗?」我问。
 
  「你呢?」反问。
 
  我一把将她抱起来,亲吻着她的乳头上的「爱」字。
 
  「先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个刺青?」
 
  「……」
 
  「不说,好,你可别后悔。」说着话,我恶作剧一样用牙使劲地咬了一下。 
  「啊,轻点,疼。」
 
  「那你告诉我。」
 
  「是我老公给刺的,他说只能让他一个人看到。」
 
  「靠,那我不也成了你的老公。」
 
  「你坏!」扬起粉拳,欲打我。
 
  「好了,赶快把这点活忙完吧,如果你真是还想的话,回酒店再说。」我放 下她,走回到计算机前。
 
  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正在穿文胸,一把抢了过来,「你就别穿了,我哪没看 到,一会就直接空着回去得了。」
 
  「我不嘛,」一股小女孩的样子。过来抢文胸,我再一次的抱住她,吻着她 的脖颈,她又再一次的瘫在我的怀里。
 
  「好了,听话,就这一点了,做完了我再好好伺候你。」
 
  她非常乖巧地坐回到计算机旁边,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真是春光无限。两只 小巧的乳房轻轻的下垂,乳头上挺。
 
                ……
 
  最快的速度结束我们的工作。眼看着她穿上衣服,短裙,当然,文胸没有给 她,她也没法来抢,因为我它放在我的裤裆里了。
 
  在走向电梯间的路上,我发现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问她怎么了。
 
  「都怪你,下面都湿透了,磨得难受。」
 
  「那就脱了得了,省事了。这半夜的,又没人看到。」趁她没反应过来,一 把脱下她的内裤。她只是稍稍地反抗了一下,就顺从了我。
 
  刚关上酒店的房门,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她,她也非常配合地脱掉身上所有 的累赘,我不住地吻着刚刚挖掘到的、她上身所有的敏感地带,她也忘情的呻吟 着。不经意之间,我发现她居然不知什么时候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握着我的阳 物不停地套弄着。
 
  坐在床尾,我把她抱到我的膝盖上方坐着,两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腰身的 两侧,而我的舌头也不停地吻着她的两个小巧的乳头,她用力地抱着我的头,不 停地呻吟着,身体也不停地抖动。
 
  「啊……啊……XX,我不行了,啊……啊……」
 
  我突然一个机灵,「不准叫我的名字。」手不停地揉挫着她的乳头。
 
  「啊……啊……那我叫你哥吧。啊……哥哥,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现在就要,我还没玩够呢!」
 
  「别……玩……了,求……你……了。」
 
  我把她平放在床上,借着屋里的灯光,看着她现在的样子,真是骚得可以。 
  「真该把公司的数码拿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我呵呵地笑着。 
  「啊……你坏……」
 
  我刚要脱我的裤子,发现裤子上阴湿了一大片,「你看,我这条裤子明天可 没法穿了。」
 
  她稍稍抬起头,看到了我裤子上的那一大片的阴湿,「谁让你这么玩我呢, 活该!」
 
  「好啊你,胆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一脸坏笑地说。用最快的 速度脱掉我身上所有的覆盖,把她脸朝外的按在床上,一下子趴在她的身上,直 接就把我的嘴贴在她的下阴。
 
  「啊……」她大声地叫着,因为我的命根子堵住了她的嘴,我也没听出她要 说什么。
 
  我的两只手用力的扒开她的两条腿,拼命地用我的舌头舔着她的两片外阴, 也听不清她喊些什么,只感觉到我的命根子在她的嘴边,磨擦着她的脸。 
  「啊……啊……啊……我……来了。」刚说完,我感觉到一大股液体扑面而 来。
 
  我抬起头,看着她略显潮红的脸,因为兴奋,正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后的回 味。
 
  走到床边。和她并排躺下,右肘支承着身体,左手揉挫着她的小乳房,亲吻 着她的脖子,逐渐亲到了她的小口,这回她到是没有拒绝,并且主动把舌头送到 我的嘴里,两只胳膊紧紧地抱着我的头,好象怕我跑了一样。
 
  我的左手逐渐下移,经过她的小腹到达她的阴部,感觉上她的阴毛的稀少, 并且很短,用两只手指翻开她的阴唇,中指一点一点地挤到她的小穴中,磨擦着 她的阴道口的内壁,她忍不住的再次呻吟,两只手松开了对我脑袋的拥抱,右手 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阳具。
 
  「哎,你轻点,别握那么紧。」可能是因为过于兴奋,她抓得我有点疼。 
  她睁开眼,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笑笑,把脸紧贴住我的胸口,一边喘吸 着一边说:「哥,你的嘴里怎么有股腥味?」
 
  「你装什么糊涂,那是你自己的味道。」
 
  「我自己的,」一脸的不解,「我哪有什么味道?」
 
  我还真有点惊奇,她连这个都不知道?我有点不相信。左手的中指使劲的插 了一下她的小穴,感觉到那里的紧凑和潮湿。「就是这里,刚才你这里喷出来的 东西一半进了我的嘴里,一半在我的脸上,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会『喷潮』的女 人。」
 
  她抬起头来,一种非常吃惊的感觉看着我,「我……我哪里是这个味道,我 从来都不知道。」
 
  「你好象很特别哟,连这些最基本的做爱的知识都不懂,你和你们家的那口 子都怎么做的?」我有点好奇地问道。
 
  「他,他每次都很直接,从来也没有象你这样,都是一下子就进去了,哪像 你这么玩我。」
 
  「那你们在这样之前就没看过什么教材或者是三级片,看也看会了。」 
  「他看没看我不知道,我可是一个好女孩,从来不看那些东西。」
 
  「好女孩,……」我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你坏。还不是你害的我。」抬起胳膊,轻轻地打了我一下。
 
  「是,是怪我。但,谁又让你每次总是让我对你有想法呢。」我笑笑地反诘 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低着头,在我耳边细语,「到这个单位和你在一 起工作,就觉得你是一个可以让我依赖的人,那种感觉,比我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都强烈。总是想和你在一起,可我又觉得那样不对,对不起他。却又控制不住自 己。」
 
  我抬起她的头,看着她眼里透出来的真情,真是感动,我轻轻吻了她一下, 算是回应她的感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吸引她的,我只知道今天纯粹是我的一 种冲动,如果以前有这种想法,那也只能是心里的一转瞬。
 
  「我原以为我是一个能忍得住的人,」她继续说,「自从他走了之后,我电 视不敢看爱情的,电影根本就不看,就连以前愿意看的言情小说我都不看了,我 怕我受不了,洗澡都不敢仔细地洗,就怕碰到那里受不了。我以为我能扛得住, 但自从那一天看到你的计算机之后,我知道我的一切都白废了。」
 
  「我的计算机?怎么回事,说说。」我很吃惊地看着她,但美人在怀,岂能 因讲话而错过,立起身来,亲着她的小嫩乳,左手继续抠着她的小穴。
 
  「啊……」她勾魂地呻吟了一下,「有一天你下午和部长出去办公,啊…… 我正好要查一下你的电脑中的资料,啊,啊好舒服,无意间发现你的播放器还在 工作,我就……啊啊啊,啊……阿……」
 
  我正听得入迷,突然中断了,不禁心急,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说啊,别 停,我们两不耽误。」
 
  「你……好坏啊……你……这样做,让我……怎么说啊……」。
 
  「那就啥也别说了,先办一把正事要紧。」把她放平,分开两腿,跪在她两 腿之间,手扶着我的阳具,找准了洞口,「滋」的一声冲了进去。
 
  「啊……轻点,疼……啊……啊。」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做爱了,或者说她天生就是一个阴道狭窄的女人,插进去 时感觉真的很舒服,很紧,包着我的阳具,我看着她的脸,由一开始的痛苦变成 了享受,微闭着眼睛,体会着长时间干旱后的滋润。
 
  也可能是这么多天来没有吃着腥的原因,再加上是第一次偷情,在做了几次 活塞运动之后,一种快感后的冲动不由得随着后背上升,连忙把阳具从她的小穴 中拔了出来。
 
  她正在享受着,突然没了那种被充实的感觉,一种失落感分毫不差的体现在 她的脸上。睁开眼,疑问地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只是把两只手掐在阳具根部, 抬起头,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低下头,看准了目标,再次把我的阳具送了进去。 
  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在各类色文中所看到的把一个男人描写的像种马一样 的男人的阳具,那些描写中无一不是写得个个粗如棒球棍,长如擀面杖,可以达 到几千几万次不射。
 
  可我的不行,从一开始由处男变成男人那天我就知道我不行,所以婚后我就 拼了命的找一些诸如「如何做好前戏」、「如何让自己的女人更爱自己」之类的 文章取经,然后再用到我老婆身上,并且效果相当惊人。每次在与我老婆求欢后 看到她躺在床上那种要死要活的样子,我就有一种成就感。
 
  今天可能是一种紧张,一种第一次偷情的紧张,再加上第一次接触除了我老 婆之外的女人的阴道,有一种新婚的感觉,(后来问了一下身边的狼友,几乎众 口一辞地说第一次刚进去不久就丢盔弃甲)所以没有更好的控制住自己。 
  稍作控制后的阳具可能已经适应了这个从来就没有见过的环境,开始在我的 操作下渐渐地发挥出以前训练时所体现的神勇来。因为知道她老公有相当长时间 没有与她做过了,所以成心有点想给她留点纪念的想法。
 
  我趴在她的身上,时而一阵暴风骤雨一样地狂干,时而又是和风细雨地轻轻 地抽送,并且当我有控制不住的冲动的时候,又把阳具拔出来,用手指轻轻地抠 着她的小穴,再同时轻轻地咬着她的乳头。
 
  「啊……啊……」她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哥,哥哥……我……我……」 
  终于,这种高潮之后的冲动无法也不想再控制了,这时,我还保留着一点理 智,那就是不能让她被种上地的理智,现在想来,当时倒不全是为了她好,主要 是怕一旦出现这种后果,我也没办法向我老婆解释。可就在我想要拔出来的一瞬 间,她居然两只手死死地按住我的屁股,在十几下的抖动之后,我的几千万个子 孙们欢快地在她的阴道里冲向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