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童年的经历】(01

【童年的经历】(01

  第一话
 
  当大多十二岁的孩童还在玩着弹珠和互相追逐的游戏时,我已经是尝试过不 少连成年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经历了。
 
  记得在十一岁那年的春天,又有了一个异常的性经验,也是我的第一次真正 的完全射精。我的意思是说,我虽然在此之前曾经有过好几次的性经历,感觉都 是很好,但我却没真正的射过精,可能是之前发育还未全的关系吧!
 
  这也之所以在那时发生的事,直到至今仍然无法忘怀…
 
  那时父亲已经过世近叁年了,母亲一天到晚都忙着打理父亲遗留下来的公司 里一切的事务。我每天中午放学後回家时,都会先去街头那家专门外卖的小店, 买便当回去吃。
 
  外卖小店的老板叫阿荣伯,对我特别地好,一看到我来,总会把我最讨厌吃 的蔬菜从便当里给拿掉,而添加了许多我喜欢吃的客家式的红烧焖扣肉。 
  阿荣伯那时也有五十多岁了,只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晓美。阿荣伯没有儿 子,也可能因此才对我这般乖巧的男孩特别地偏爱,因为我总是阿荣伯长、阿荣 伯短地向他问好。
 
  其实阿荣伯娶过两个老婆的,大的在晓美叁岁时因为车祸而去世,现在这个 老婆比他年轻了好几十岁呢!我後来才知道说那是他在十年前往大陆某个小村里 娶回来的媳妇。她那时才二十岁出头呢!
 
  阿荣嫂的小名叫阿花,她人如其名,长得真有如一朵花,羡慕死许多常来到 店里买便当的工地男儿们。其实,阿荣嫂的为人非常贤慧,虽然是老夫少妻,并 常常有不少的壮男儿在暗地里引诱,但她却一点也不为之动摇,只一心一意地跟 随阿荣伯。
 
  我到小店里时,也常喜欢瞄着阿荣嫂。她那一副高佻的身材和一头秀长的头 发真是配衬。还有就是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似乎会闪烁着快乐的微笑,看起来 令人非常的舒服。她的小屁股还圆凸凸地,穿着短裤时露出的雪白大腿上,还可 清晰地见到明显的蓝色静脉血管,有如碧玉一般。
 
  阿荣嫂常常都把笑脸挂在脸上,待人处事亦非常有诚意,和阿荣伯一起打理 这小小的饭店,还细心地照顾着晓美,做个好妻子兼好母亲。
 
  所以几年下来,也都被近邻所认同,不再对她指指点点了。阿荣伯他们一家 叁口子,就这般安安稳稳地住在这间前是店面、後是住和家的
 
               木屋里…
 
                第二话
 
  这天放学後,照往常一样我来到阿荣伯店的门口,当我进入时,不知怎地, 竟然一时觉得肚子疼痛,好像是要「漏屎」,阿荣伯看了就急忙带我到他店後的 住家厕所去。
 
  「要大便就不要忍,不然肚肠会忍破掉的。哪!你就慢慢地拉,偶先出去卖 便当,人很多咧…」阿荣伯说着,便又走回到店前去了。
 
  然而,进了厕所之後,肚子虽然疼痛,屎便却怎麽也拉不出来。蹲了大约十 分多钟,就是没看到便便的出现。此时肚痛也似乎消灭下来,於是便站了起来, 准备拉起裤子出去。
 
  突然,只听得「碰」的一声,是隔壁浴室的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
 
  「嘿,有人嘿!会是谁呢?噢,搞不好是阿荣嫂啊!」我暗付着。
 
  肚疼还未好,色心又起。我脑子里竟然升起了偷窥的念头。这厕所和浴室只 有几块木板隔着,我在这些木板的连接之间拼命地探索,终於被我察觉到在靠近 门那里的叁尺高的木板处,有一小缝隙。
 
  此时,隔壁浴室的水声已起,我慌忙把眼珠死命地往那缝隙中瞄窥着,竟然 看到一付赤裸的女体背部。那不是阿荣嫂,是晓美!原来是晓美放学一回来,就 冲了个凉。
 
  虽然满怀希望窥看到的是阿荣嫂成熟的丰美身材,但此时晓美在里面除了洗 澡外,竟然还做出了令我热血沸腾的动作。
 
  在水声中,我竟也微微听到了晓美得微弱呻吟声,我的下体立刻有了反应。 我也不顾地下的湿处,就蹲在那儿,挤头眺眉地从缝隙间偷窥。这时晓美转过了 身来,面对着我。哗!真TMD是人间美味啊!
 
  映入眼廉的是晓美那十五岁的粉嫩蜜穴,红红胀胀地,阴毛虽不是很多,但 是确非常有光泽。她胸前的那两个如柠檬大小的肉球上,粉红色的乳头已经胀的 高高挺立,乳蒂也如小豆豆般地突起。
 
  只见她突然坐落在地上,摆了两只手指在她的润穴里一进一出地,速度越来 越快,小穴周围的阴唇也跟着不断地翻动着,喘息声也逐渐提高,但她又立即地 紧咬着红唇,控制着自己…
 
  我看到这里,早已忍不住的「DIY」了起来。我以右手紧握着勃得膨胀胀 的老二,并随着晓美手指的节奏而猛烈地抽送着,整个人飘飘然地,那种说不出 的快感,简直是爽到骨子里去了。
 
  我就这样一边偷窥、一边摇晃着老二,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晓美此时已经自 足了,并开始正正经经地洗着澡。正当我还陶醉在这色欲中,厕门突然被轻轻敲 起,把我给惊吓得左脚差点儿就踩入了便坑里,连硬昂昂的老二也几乎被吓得缩 了起来。
 
  「喂,阿庆,没事吧?你在里边好一阵了,肚子还疼吗?来…你先出来,偶 为你拿了药油,擦了它就会比较好的…」只听阿荣伯在外头关怀地问着。 
  啊呀!没想到我竟然在这厕所内待了近大半个钟头,难怪阿荣伯会为我着急。 我连忙拉了水箱,整里好衣服後才开门,并装着肚子还疼痛的模样,用手抚摸着 下腹走了出去。
 
  在让阿荣伯在我肚皮上擦了些药油的当时,晓美也从浴室里出来了。
 
  我向她瞄了几眼後,便匆匆地向阿荣伯道谢,然後快步回家去。
 
  我在那过後的几天里,几乎每晚都回忆着当时晓美自慰的情景,手淫了不知 多少回合,连龟头都摩红了…
 
                第叁话
 
  在那之後的一个星期,我的兽性副尔蒙终於还是被控制不住了。小小的脑袋 瓜里居然计划起了一个幼稚得可笑的行动,现在回想起还有些觉得心颤呢! 
  那是一个礼拜六中午,我依照计划地选了在阿荣伯店里最忙的午饭时刻,走 到他店里去,并告诉他我需要晓美姐姐的帮忙,指导一些学校的作业。阿荣伯当 然不疑有他,连忙热心地叫了晓美出来。阿荣嫂还在一边说外边的厅太吵了,要 晓美把带我到她房里去,这样才可以专心地温习功课。
 
  可怜的好心阿荣伯和阿荣嫂,没想到竟然会引了我这只小色狼入室!
 
  我一走进晓美的房里,便赶紧抓紧时间,什麽也不说就一把拉抱起晓美姐、 一边用脚把门给推关上。我先把她给推在床上,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身上所 有的衣裤子都脱掉,就这样什麽也没有穿地站在晓美的眼前。
 
  晓美姐一早就被我的惊异举动给吓呆了!只瞧她目愣口呆地靠躺在床沿边, 过後才微抖着声颤颤地问我到底想干些什麽。我并没回答她,只一把地把她给压 着,并捂住了她的嘴。
 
  「嘘!别叫啊!要不然…我就会把你经常在浴室里手淫的事都说给大夥们听, 到时呢…嘻嘻,你连街都别想出去了!」我威胁她说道。
 
  「阿庆…你…你怎麽会知道的?可…可别胡说啊!你这小鬼…可别再胡闹了!」 只见晓美突然脸色都变青了,结结巴巴地说着。
 
  「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哼,我还有你的照片为证呢,而且是在 上个星期叁下午偷拍的啊!你应该还记得自己当时在干些什麽吧?你那时的表情 …实在是太动人咧!你要我拿出来秀给全部人欣赏吗?来,快听我的话去做…」 我骗她,并恐吓着她。
 
  「我……」晓美也不知想说些什麽,只凝视着我,跟着点了点头。
 
  我看她有些屈服了,便连忙猛地抓起她的一只手,往我那已经勃得有如巨龙 般的肉棍压按着,并要她抚揉着它。跟着,我自己的另一只手则伸到她的裙子里 面,滑入内裤里摸索着她的小穴穴。。
 
  晓美起初还企图甩开我的手,但我加快地摸着她的蜜穴,并把手指往她的润 穴里猛戳,没过一下子,她就已经不再挣扎了,反而跟随着我的速度,摆动着细 腰,嘴里也开始哼出微微呻吟。
 
  我见时机成熟,立即脱去晓美身上的衣物。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她 的身体;胸部真是漂亮,不大也不小,而乳头更是难得一见的粉红色,摸上的去 感觉有点儿黏手,好爽啊!再加上晓美那一股处女的矜持模样,真是令人受不了, 让我欲火焚身啊!
 
  我开始用力地捏着晓美的乳房,好有弹性,真是过瘾!特别是那坚硬的乳头, 在我手掌指缝之间的摩擦下,愈变愈加地挺立,而且还胀得有如葡萄乾般地大小 耶,令我兴奋到了顶点!
 
  「嗯…嗯嗯…啊…阿庆…再…再快一点…啊…啊啊啊…嗯嗯…哦…你
 
  弄得您姐好舒服喔…嗯嗯…」晓美已经迷乱了,并开始地浪叫起来。
 
  这时我二话不说,硬把晓美的头给压下来,让她替我口交。晓美的嘴唇也即 刻快速地摆动了起来,把我那半包皮的龟头给紧迫地含吸着。
 
         我的手指则持续地拨弄着她的阴核…
 
  啊!真受不了!然後,十一岁的我此时并还未有过射精的经验,只知道被晓 美姐给吸啜得差点就失了魂。实在是好爽、好爽啊!
 
  欲火焚身的晓美突然停住了口,然後反身将我给按压着,看起来好淫荡,一 股很想要的样子。只见她趴坐在我下身,并强行地抓了我的硬挺老二,直往她自 己的小穴里插去。但第一次未成功,她开始又推又挤地,搞了好几次才强行地勉 强插入!
 
  只听「啊」的两声,我们俩竟然在这一刹间同时地喊叫了出来!跟着我就很 自然地摆动了起来,而晓美姐也随之晃摇着屁股和细腰来配合着我的节奏。她的 下体有如吸盘般强力地吸噬着我的老二,让我简直是觉得欲仙欲死啊!
 
  「啊…好爽啊!好姐姐,你…你好厉害啊!怎麽会这麽爽啊?」我几乎被这 突来的快感给乐昏了。
 
  晓美姐也似乎被我的冲天棒给顶到了花心,开始有如一只受伤的野兽般地吼 叫了起来,并疯狂似地猛然推压着自己圆润大屁股,让我的龟头狠狠地摩擦着她 的阴壁,几乎直通内肠里去……
 
  「快…快…好爽啊!嗯…嗯嗯…嗯嗯…」晓美一边摆动着、一边闭起眼睛呻 吟着。
 
  我看到晓美姐的淫荡娇样,就更加地卖力了!我使劲用力的顶,几乎把整根 肉棒都戳插入晓美的嫩穴中。啊!真紧、又有迫压感,夹的我好舒服、好爽!我 开始更快速用力地抽送,晓美更是叫得天翻地覆…
 
  「啊!阿庆,你真是…好…孩子…啊…啊…赶快…嗯嗯嗯…把淫荡的姐姐… 的穴…给插烂吧!快…戳破它!」只听晓美姐又开始说着一些莫明其妙的话来。 
  说真的,晓美姐那粉红色紧密的肉穴,好几次都差点使我有射出来的感觉! 这可是我以前所未有过的一种触觉。难道这将会是我首次的射吗?
 
  想着、想着,突然晓美房里的门竟被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一脸挂
 
             着惊诧的阿荣嫂…
 
                第四话
 
  「要死啊!阿美,你…你们在干什麽啦!」阿荣嫂大声地喊问着,然後跟着 赶紧走了进来,并把门给关好。
 
  「阿嫂…我…没有…我……」晓美脸色苍白地说不出话来。
 
  「啊哟!如果被你阿爸看到的话,可就要被打死了啊!快,还不把衣服给穿 上啊!告诉我这是什麽一回事?嗯,不…不…阿美啊,你还是快去浴室,先冲洗 乾净了再说吧!记得把下面洗得乾净些啊,如果怀孕了就完了啦…」阿荣嫂哀声 地说着。
 
  晓美这才立即到衣柜里拿了些衣物,并围了一条大毛巾,匆匆地开门而往浴 室走去。我也胡乱地那了一张绵被遮蔽着自己的下身。
 
  这时,阿荣嫂把房门给锁上,并转身面对着我,严厉地质问我到底是发生了 什麽事?我惊吓得便胡乱说了一场。
 
  这…我也不知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就在我和晓美姐姐在温习时,她突然把外 衣微打开,露出她的两个小乳房,还问我美不美、想不想摸摸它们。然後,她… 她还叫我把裤给脱了,要我把小弟弟让她看。晓美姐看了後,还抚摸它,然後就 叫我躺在床上,她自己则趴坐到我身上来,并一边引导我如何弄得她舒服点。跟 着…跟着您就开门了!」
 
  我临机一动,编了一个从A片里看来的故事。
 
  阿荣嫂听了我的话之後,紧锁着双眉,然後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似乎在深思 着什麽似地。只见她那外袍的双腿处,竟露出雪白的一双大美腿。瞄着、瞄着, 我的肉棒又开始变硬了,并感到有些困窘…
 
  「唉,不知阿美这孩子为何会变得这样?她平时都是很乖的,一向来也很自 爱的呀?阿庆,你可要答应阿姨…可不能把今天这事…说给任何人听!不然,会 被雷公爷爷劈的啊!」阿荣嫂急急地说道。
 
  哈!居然还搬出如此的笑话来吓我!我可怕被人知道呢,那还会去跟他人说 呢?看来阿荣嫂是陷入了我的谎言!
 
  「嗯…对了,刚才晓美姐还跟我说,她每晚都听到阿荣嫂你的呻吟叫声,才 弄得她满身的欲火,所以常常躲在房里偷偷地自慰…」我乘机坐到阿荣嫂的身旁, 并一边假意地解说着、一边则乘她分了心,把手放在接近她双腿的交叉处上。 
  「简直胡说八道!我和阿荣都已经有两年多没行房了,那会有什麽呻吟啦? 我……」阿荣嫂不经意地说了溜嘴,立即又红了脸不说了。
 
  「那…会是你自慰时,不自觉所发出的叫声呢?不满您说,我的母亲偶尔也 会这样啊!难道…阿姨你连自慰都没有吗?」我又胡闹地乱说了几句。
 
  「可是…我…我应该没叫出声…」她有些尴尬,并委屈地微声说着。
 
  突然,阿荣嫂震惊地俯望着我。原来她已经察觉到我那放在她大腿上手掌的 活动。
 
  「刚才晓美姐姐就是要我这样地抚摸她的腿,然後就这样地用手来动我的下 体处,把我那话儿都逗硬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突然紧握着阿荣嫂的手,并把 它按压着我胯下的凸起处,而抚摸她大腿的手也滑入了她裙袍内,在她私处边沿 游动着。
 
  「……」头脑一向简单的阿荣嫂,此刻慌得不知道怎样做才好。
 
  我索性地把膨胀的肉棒,从胯下完全给裸露了出来,秀在她的面前。
 
  「阿荣嫂,你也像晓美姐姐那样地来摸摸看吧!她说我的肉棒烧烧热热地, 触感非常好、也非常硬咧!来嘛…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摸摸它的…快试一试啦, 那也会令我很舒服的。」我假意无知地说道。
 
  阿荣嫂一时被我催促得慌了头,竟然真的用了手指去动了一动我那高高勃胀 起的老二,然後还握着它,并感觉着它发出的热能。
 
  「哗!阿庆,你的阴茎长得如此巨大啊!你不是才十一岁吗?竟已经有如成 人般的壮伟了!」阿荣嫂对我老二感到惊诧,不禁地赞扬着。
 
  哈!终於上钩了!这时我得势不饶人,更加近一步地迫压着阿荣嫂。
 
  「阿荣嫂,你摸了我的肉棍,也让我看看你的下面嘛!晓美姐刚才也是这样 的!不然,我可要告诉阿荣伯说你在赖皮啊!」我又装着假天真,然而却带有威 胁的语气地说道。
 
  阿荣嫂此刻正已经是骑虎难下,完完全全地陷入我的掌控之中了!她也只好 缓慢地拉起外袍,然後张开双腿,露出了白色的内裤。她迟疑了一分多钟,终於 还是把内裤给拉下,把阴户呈现於我的眼前…
 
  她的阴阜显得鼓鼓的,上面生满着乌黑发亮的阴毛,一直伸展到阴唇的两边, 阴唇也因她张大腿而稍微张开着。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完美的阴户,跟晓美那 青涩嫩嫩的小穴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可是真正成熟女人的阴户,令我 不禁紧紧地瞪着它。
 
  「阿荣嫂,求求你啦!让我…舔一舔它好妈?它看起来…是多麽地美丽,即 湿润、又红嫩,我…我真的好想尝一尝啊!」我不停地哀求着阿荣嫂。
 
  「你胡说些什麽?那里是小便的啊!怎可以舔呢?那儿好脏的…连用手去摸 都不好耶!」她似乎对口交和抚摸完全没有知识。
 
  看来阿荣伯是个不懂得情调的木头,从来没有给阿荣嫂享受过口舌和前奏的 服务啊!嗯,好吧!就让我来给予她这从未有过的愉快触感。
 
           我决定要令得她欲仙欲死…
 
                第五话
 
  我也再不去理会阿荣嫂的任何反对,把手放在她美丽的阴阜上轻微地搓揉着。 当我把手去捏玩她的阴核时,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臀部和腰部如触电般的颤动了 几下。
 
  「怎麽样?阿荣嫂…是不是很爽、很舒服?来,还有更刺激的唷!」
 
  我笑道,并继续着我的活动。
 
  阿荣嫂竟然没再说任何反对的话,还点了点头,甚至私自地把外袍全褪脱下 来,最後连身上唯剩下的乳罩也给除了。她的那对奶子,还不是普通的大咧,简 直就有如两颗木瓜般。真想不到未成人母的她,也会有如此巨大的奶奶;好白、 好挺啊!
 
  她这一脱,反而令我有点困窘,不禁地愣了一阵!这时,只见阿荣嫂把身子 一沉,靠躺在床头的枕头上,然後把双腿撇分得开开地。从她那沉重的深呼吸声 中,可以感应出她此刻的心境是紧张到了极点…
 
  我的眼光一直盯在阿荣嫂那丰美的裸体上,没有移动过。我的肉棒更是像旗 杆一样的,竖在她面前,使她也有点儿困窘。她感觉上好像是在做一件非常错的 事,但不知怎地,却又无法去抗拒它,只能无助地躺着,并等待着…不!应该说 是期待着事件的发生。
 
  「阿庆,你真的是长大了…」阿荣嫂说着,眼珠直盯在我的肉茎上。
 
  「其实我…我…还没有射过精呢!所以不能说是长大了啦!虽然曾经干过了 好几次,但都没射出。我班上有好几同学,都已经在手淫时射过了耶…」我微微 叹息回道。
 
  「哦!那你曾经和女孩做过爱了?」她问道。
 
  「嗯…有好几回了!」我呐呐地说。
 
  「难怪你会如此地镇定。现在的小孩真是恐怖啊!幼小的心龄竟然已经是这 般的淫秽,真是媒体传播的祸害啊!你真是一个坏小孩,看来阿美才是被你诱骗 的!」阿荣嫂突然变得总明起来,说道。
 
  嘿,看来得立即行动,别再给她时间思索,不然就会越来越清醒,到时变卦 了我就前功尽弃了!我一边暗想着、一边开始用手抚摸着阿荣嫂的阴阜,她立即 轻声地呻吟起来。看来两年多没被碰过的阿荣嫂,已经是处於那一触即发的边沿 线。
 
  我跪蹲跪在床上,在她两腿之间伏下身,并引导她用一只手搂着自己的膝部 拉後,这样子阴唇便张得更为开开地。我轻巧地吻了阿荣嫂的大阴唇上,成为了 首个在她的阴穴留下唇印的人。在这一刻,我竟觉得自己的这个成就,并不会亚 於美国太空人ARMSTRONG,那个成为首个在月球留下足迹的伟人。 
  送了一个轻吻之後,我突然猛地大口去吸吮着阿荣嫂的阴户,这使得她有如 沉陷入通了电流的水池中,全身狂颤抖着。没有几分钟就居然兴奋得把双腿紧迫 地交叉闭起,紧紧的扣压着我小头,几乎令得我窒息,无法呼吸啊!
 
  我使劲地将阿荣嫂双腿再次分开,并以双手用力把它们高高地推向前方,让 她的阴道口又显着地露了出来。她的穴洞,此时已经湿濡了!
 
  「亲爱的好阿姨,忍着点啊!我要再次地把你送上九重天啊!」我一边说着、 并一边开始用舌头上下地舔舐着她阴唇的外内层。
 
  「噢…噢噢噢…亲亲小甜心…你的舌头舔得我好爽啊!这感觉比被阿荣戳还 要爽呢!嗯…嗯嗯…用力…用力…」她开始放声叹泣起来。
 
  我按她的指示去做,几乎把整条得舌头都挤入她的阴壁里去了!阿荣嫂的臀 部不断地上下扭动了,并继续着她的呻吟。唉!我还真有些胆心,怕她的叫声会 被阿荣泊听到呢!
 
  「噢…噢噢…天啊…嗯…用力舔…用力啜…嗯嗯…」她叫得更荡了!
 
  只见她仰起了上半身来,两只手放到我的後脑,把它给推得更前,让我的嘴 唇能更深入她的阴唇里。她几乎是想把我的头,整个都给挤进那穴洞里啊! 
  「啊…啊…阿庆,我…我快要丢了,好孩子…噢…噢噢…噢噢噢…我快要死 了…我…我…丢…丢…了…」她狂叫了一声,肉紧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还一直 拉握着我的头,贴紧她的阴户。
 
  在这刹那间,我只觉一涛一涛的淫水,至阿荣嫂的内部直冲出来,把我的脸 蛋都射的湿润润地。虽然我的小脸被沾的黏黏地,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污秽,反 而有着一股刺激和满足感。
 
  阿荣嫂终于放开了我的头,双腿无力地摆低在床上。她的阴户此时沾满了黏 涕涕的淫水,在那里闪闪发光。我贪梦地低下了头,狂用舌头去舐吮乾净阿荣嫂 的润穴。哗!那味道还真是一级棒耶!
 
  我乘阿荣嫂闭起双眼小歇一会时,连忙走下床去,开了门微微往外瞄了一下, 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我可不想阿荣伯突然冲了进来,把我
 
            给剁成碎肉做肉包子啊…
 
                第六话
 
  我很意外地看到晓美竟然就在门外守着。
 
  「哦?晓美姐姐,你怎在这儿啊?你那老爸没来过吧?」我问着。
 
  「哼!幸亏我阿爸耳朵半聋了,不然的话,他刚才进到客厅来找阿姨时,早 就听到你们俩的淫荡声了!要不是我找了个藉口,骗说我的笨阿爸,你们早就完 了!」晓美嘟着小嘴,怒气冲冲地说道。
 
  「我的好姐姐,真是谢谢你了!我们好,也即是你好嘛!晓美姐,我为了你, 已经搞定了你阿妈,她现在不敢再说你的不是了呀!」我微笑着脸蛋,缓和地说 着。
 
  「那你不快穿好衣服走人,还赤裸裸地待站在这儿想干嘛?」晓美白了我一 眼,不解地问道。
 
  「嘿!拜托、拜托!我里头的事还没办完咧!你再为我守一下子,我马上就 好!求求你啦!我将来肯定会好好地谢谢你的。到时…会请你到我家去安乐地好 好爽一爽!」我露出一付可怜兮兮的脸,哀求着。
 
  「好啦!就只五分钟啊!快点啦…不然我阿爸再笨也会起疑心的!」
 
  晓美又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着。
 
  我连忙抓紧时间,回到房里。阿荣嫂这时已经回过气来,并听到我和晓美的 谈话。
 
  「喂!小鬼,你还不走?还有什麽未搞完的事啊?」阿荣嫂蹲坐起身来,对 着我问道。
 
  我根本就没去听阿荣嫂再问些什麽,两眼只锁定她的那双巨乳。只见她在摆 动身子的同时,那两颗木瓜奶愈加摇晃得厉害。刚才勃起的大老二,兴奋感还未 完全地消灭,如今又莫名地蠢蠢欲动了起来,并在那儿不停的有如和尚敲木鱼一 般,上上下下地弹跃着!
 
  我的肉棒已经非常硬了,龟头亦膨胀得微微发紫,马眼也流出了滑润的淫水 来。
 
  「阿荣嫂,你已两年多没有被人操过了。就让我的大肉棒好好地操操你的嫩 红鲍穴吧!」我急急地说着,并上前去,把她压搂着。
 
  我把身体伏在阿荣嫂的身上,然後以我的手肘,一左一右的竖起她的双腿, 并分开成M字形。阿荣嫂亦非常合作地用她的粉手来引导着我的肉棒,对准那孤 寂已久的润湿阴户,然後缓缓地是把龟头塞放进阴唇缝隙里。之後,阿荣嫂便开 始向上挺摆着臀部,让大部分的肉茎慢慢朝润湿的阴道滑入。
 
  「阿庆,来…上下移动你的肉棒,让它在阴户进进出出…」阿荣嫂对我说着。 
  其实,我并不需要她的指引,因为我的屁股老早就已经向那无底洞挥舞摆动, 开始干着在我睡梦经常出现的阿荣嫂了。我开始时很慢、很温顺,然後渐渐加劲、 加快…
 
  阿荣嫂也把我的头愈拉向自己的怀中。被她这般紧紧地抱搂着,我几乎无法 呼吸,整张脸尽伏贴在她的巨乳之间,当又舍不得推开它。
 
  「啊…啊…好孩子…干…干我…尽管插阿姨的润穴!戳…戳我…这个
 
  不要脸的淫妇…插我的臭阴户…啊…啊啊…插得好…真是厉害的好孩
 
  子…你令得我又…要丢了…噢…噢噢…噢噢噢…噢…插得好爽…大力
 
  点插吧…大力干…快…快点…嗯嗯…」阿荣嫂又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我们的激烈情怀、浪荡淫哼、惹得连在门外守着的晓美也按耐不住地
 
  推开了门,窥瞄着我和她後娘的狂欢戳插,没一回儿就禁不住地把手滑入自 己的内裤里,直揉抚着那痒得发骚的阴蒂硬粒。
 
  我在床上也加快了抽插劲道,每一下都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再用全力往 下插尽,令得龟头直顶在花心上。阿荣嫂那里一张一合地,有如超强抽吸机般地 吸吮着我那爽的发紫的龟头。温热的淫水像温泉的水一样热烫着我的肉棒,感觉 真是太好、太好了…
 
  阿荣嫂的淫水越流越多,这使肉棒插起穴来更为舒畅。我用尽全力去插她, 连床也前後震动起来,并发出「兹兹」声响,好像再摇下去的话就会连整张床都 倒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我又要丢了…」
 
  阿荣嫂再次尖叫起来。
 
  我感到她的臀部向上挺着不动,阴道壁紧紧地箍扣着我的肉茎,耳边不断响 起她的呻吟尖叫,下体就只觉有一股热烫烫的淫精喷洒在我龟头上,不止一回, 而是断断续续的一波随着一波。在这热精的剌激之下,我竟然也感到我的精关松 了,十年多以来的禁关终于要开了!
 
   「噢…噢噢…阿荣嫂…我…我…想要射了…啊啊啊……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我只觉得龟头有如触电般地,然後这颤抖感从子孙根自背骨直涌上後脑,不 间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线,跟着觉下身子一冷,我的第一次终于就有如那火山般, 沸腾地爆发而射出了!
 
  我和阿荣嫂高潮後就还是保持着这戳插的姿势;插在阴户里的肉棒正
 
  接受着淫水的淋浴,那感觉又是另一种的舒服感,使我不想拔出来。
 
  而阿荣嫂的双手则放在我的背上爱抚着,臀部还不断缓和地向上挺,
 
         阴壁继续噬吸着我那半软半硬的肉棒…
 
  直到晓美推开了门,再此地催促我快些离开,因为阿荣伯又在外头呼叫阿荣 嫂出去帮忙了。
 
  我这才依依不舍地,把在阿荣嫂穴中的老二缓缓拔出。在这同时,我还看到 我的第一次的处男精液,竟也缓缓地随着肉茎的滑出,而流了出来。那心中的感 触真是无限痛快!
 
  阿荣嫂这时起身帮我把肉棒上残留的精液,都给吸吞个乾净。我则是用力的 狠捏猛揉了她胸部几下,才穿回衣物,然後和她们俩走出到店面前。
 
  「嘿!阿庆,你的中文课业做好了吗?阿荣嫂什麽都不行,就是中文还不错 咧!」阿荣伯一看到我们走出来,便劈口问着。
 
  「嗯?中文作业?……」我被问得有点莫名其妙。
 
  「阿美不是说她有些不大懂,所以要阿荣嫂来教你吗?」
 
  「啊!对…对…阿荣嫂今天…真的帮了我好大的忙咧!还教会我好多的东西, 真得好感激她!改天要好好地再来谢过她呢!而且也会更经常来向阿荣嫂和晓美 姐姐讨教啊!」我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并畅怀地对阿荣伯说道。
 
  阿荣嫂和晓美竟然巧合地在这同时,从我背後偷袭;一个捏扭了我的腰部、 另一个则踢了我一脚。害得我痛得想喊出,却又不敢在阿荣伯面前露出来。 
  我在离开小店时,狠狠地瞄了她俩几眼,警示着她们我下一次一定要她们好 看,肯定会把他们给狠狠戳干得向我跪倒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