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校花淫女浪荡史】(01

【校花淫女浪荡史】(01

   零、序
 
  L省D市的某知名大学中,新生正陆陆续续的报道,而女寝534这个寝室 则是大二学长们公认的校花寝室,本来就是大一大二唯一一个合住寝室,4个美 人个个都是校花级别,引来众雄性牲口们的无限遐想。
 
              一、男厕春情
 
  而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的某一位开始的,蒋舒含,播音系大一新生,娇美 的面容,大大的眼睛,红润的嘴唇,上挑的眼角透着一股妩媚,167的身高并 不出众,但是雪白修长的长腿实在是惹人注目,胸前的Bcup显得异常坚挺, 向下则是急剧收缩的蛮腰,随之便是异常丰满的翘臀,标准的s形身材。
 
  正值入学之时,教学楼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刻苦的大学生们会在开学就给自 己找不痛快去自习,而此时一位高挑的美女正站在男厕之外,穿着一身黑色无袖 连衣裙,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一双黑色丝袜配上黑色的细跟尖嘴高跟鞋更是 显得双腿额外的修长与性感,不过此时这位美女双腿不时的弯曲一下,面色潮红, 挂着耳机,平时高傲的声音此时充满了妩媚与诱人,不是蒋舒含还能是谁,原来 她对暴露颇为喜欢,后来更是发现自己喜欢被人操控的感觉,这次也是到了大学 一时兴起,想趁着没人进行一番露出任务,任务的发布者大概也没想到会有如此 一个尤物把自己意淫的想法付诸于实践
 
  站在门外的她面色绯红的拿出了一个车钥匙状的东西,按下了「max」原 本空旷的走廊多了些淫荡的嗡嗡声,突然增强的刺激令她不自觉的发出了「啊」 的一声娇喘,双腿紧紧合拢,艰难的迈着步子,羞耻感与下体的快感几乎快要让 她沉沦了,高跟鞋踩在瓷砖上的哒哒声更是不断告诉着自己在做多么下贱而又淫 荡的事情。
 
  于是在男厕的镜子前面,一个全身散发着妩媚气息的时尚美女正半张着小嘴, 不停的轻哼着,一双修长的美腿在丝袜的修饰下艰难的向深处走着,从侧面更是 能隐约看到白花花的乳肉。
 
  (要是被发现的话,讨厌…一定会被大肉棒狠狠插进去然后沦为肉奴隶吧… 但是…好喜欢)
 
  好不容易走到了隔间,锁上了门,小手连忙伸进连衣裙下方摆弄了一会,掏 出了一个小巧而又充满了淫水的跳蛋,「估计是大学唯一一次能进男厕吧」蒋舒 含嘀咕着,放进了包里,把遥控器放在了水箱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有这个福 气」随后拿出了一个白兔尾巴和一根巨大的电动按摩棒,顺着淫水,慢慢插进了 自己的小穴和菊花中,肛塞插入的时候更是引得蒋舒含振振娇哼,随后背对门板, 弯下腰肢,原本不长的裙摆便拉到了翘臀,丝袜之上的吊带紧紧的绷在雪白的嫩 肉上,这淫娃居然穿了一双吊带黑丝走在学校里,如今更是在男厕高高的翘着屁 股,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这样似乎还没完,蒋舒含拿出手铐把自己的一只手与 水管靠在一起,艰难的带上眼罩,瞬间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然后慢慢的,打 开了电动按摩棒。
 
  瞬间的快感在失去视力时如此的明显以至于蒋舒含不自觉的发生了嗯的一声 娇喘,随后而来的快感更是让她扭起了纤细的腰肢,原本略显庄严的黑色连衣裙 如今像是情趣制服一般使得隔间内充满了淫靡的气息。
 
  (按摩棒好舒服…小穴好多水…那些臭男人你们快来啊…你们的校花如今正 翘着屁股等着插入呢…只要把按摩棒一拔再轻轻的一顶腰…)
 
  想到这里蒋舒含全身都热了起来,原来压抑着的呻吟开始充斥着整个洗手间, 「嗯啊…啊…啊…」双腿不停的扭动摩擦着,按摩棒更是想要钻破自己的小穴一 样不停转动着,一双嫩白的小手紧紧的把住冰凉的水管让自己不至于跌倒在地, 努力的站直双腿却又因为快感而一次次弯曲着,好不诱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蒋舒 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长时间的刺激与积累终于把她带上了第一次高潮,而此时 修长的双腿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子,一下跪倒在了便池两侧,而肛塞随着 跪倒的动作更是不停刺激着娇嫩的菊花,在高潮后带来了第二波快感,眼罩后面 的一对媚眼大大的睁开,半翻着白眼。
 
  (呼…真是的…每次高潮都这么剧烈…全身都软了…该走了呢…)
 
  想着便解开了手铐,抽出按摩棒的时候又是一阵娇喘,也只是拿出了按摩棒, 直起身子整了整衣服,打开了锁正准备推门而出时,一阵脚步声让她停住了动作。 
  (不是这么倒霉吧…哪还有学生会在教学楼…这要是被发现了…大学校花日 闯男厕这个标题估计就会让那些男人硬的不像话了吧…要是能摸一下…)
 
  最终还是脚步声把蒋舒含的思维唤回到了现实,好在隔间是能上锁的,不过 那人要是从下面的缝隙往里看就会发现一双精致的黑色高跟鞋以及被丝袜包裹着 的脚踝,那里面是个什么想必是个男人就会知道,想到这种可能蒋舒含的心跳不 争气的快了起来。
 
  随着脚步的临近她很快分辨出这至少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应该是皮鞋,那 种特有的声音和高跟鞋一样让人易于分辨,虽然这所大学的正装是有皮鞋的但是 明显这个时候不会有人穿着那套受罪的衣服到处乱晃,所以…是个女人?蒋舒含 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随后隔壁传来的开门声也是让她松了口气,不过随后传 出的衣服摩擦与接吻的声音又撩起了蒋舒含内心的欲望,不过显然蒋舒含也知道 现在实在不是欣赏的时候,若是那两人发现自己知道了他们的小秘密恐怕会把自 己也拖进去来个3P才安心。
 
  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趴下从下面望了过去:一双咖啡色的绑带凉鞋, 里面白皙的脚丫更是惹人怜爱。很快隔壁更是传来了压抑着的呻吟,而男生充满 挑逗的声音更是飘了出来:「宝贝,别怕嘛,这时候不会有别人的」而女生似乎 也是认同了这句话,啊啊的喘息与娇喘声明显大了起来
 
  蒋舒含听着好不刺激,内心的欲火更是伴随着一点无奈,小心翼翼的脱下自 己的鞋子,临走之前更是恶作剧般用力的关上了门板,隐约听见一声压低的惊呼, 内心暗暗得意:让你们偷情,完全忘了刚刚自己那副淫荡模样,这才走了出去。 
  在门外穿好鞋子,确定自己身上除了站直身子会凸显出的乳头以外,没什么 别的异样以后这才迈着略僵硬的步伐带着肛塞往寝室走去,别人看去也只是以为 这位美女对这个高度的高跟鞋不太适应而已,哪里会想到这位真空美女下半身早 已泛滥成灾。
 
  回到寝室发现别的室友还没有逛回来,连忙把自己的小道具都在衣柜深处放 好,换了身薄丝的睡衣躺在床上眯了起来。
 
              二、酒吧猎艳
 
  哪知这一睡便是到了天黑,室友早就回来聚在一起讨论着今天在大学的所见 所闻,见到蒋舒含醒了,其中最为高挑的姑娘便开口招呼蒋舒含下来一起说说今 天的见闻。
 
  开口的这位叫于正宜,也是播音系的新生,足足174的身高让她在寝室之 中永远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一双丹凤眼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纤薄的嘴唇隐隐 透露出这位姑娘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好惹,唯一略显不足的就是胸前的A杯和她 的身材一样略显单薄,以至于蒋舒含偶尔腹诽是不是这位还没有男人的滋润。 
  一旁一位瓜子脸的姑娘正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小腿时不时的在空中晃荡 一下,只是静静的听着,如果说蒋舒含外表看着算是略显冰冷,那这位就是十足 的寒冰了,不过让蒋舒含纳闷的是这样的人应该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却有着一手 高超的化妆技术,不得不说是费解。这位冰冷姑娘名叫赵伊萱,是寝室中唯一一 位大二法律系的学生。、
 
  最后一位正在讲着的名叫迟瑶,安静姣好的面容却性子活泼,168的身高 更是让她独居一番风味,此时胸前一团凶器正随着她激情的讲述上下摇晃着,这 位目测胸前至少有D的姑娘此时完全沉浸在了新的大学生活中并且信誓旦旦的跟 蒋舒含说自己要尽快找一位男朋友,对此蒋舒含只是摊了摊手,开玩笑,找了男 朋友自己还怎么进行那点小爱好。
 
  待到最后迟瑶提出了晚上去酒吧坐坐,于正宜摇了摇头说要看看大学的课本 准备一下,赵伊萱则干脆直接上了床,迟瑶撇了撇嘴,看向蒋舒含,蒋舒含经历 了下午那一番刺激,正是想要男人的时候,酒吧正好是个猎艳的好地方,便答应 了下来。
 
  两位不同风格的美女走在大街上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此时的迟瑶穿着低胸 连衣裙,胸前的乳沟清晰可见,裙摆也不过刚刚盖过屁股,蒋舒含干脆只穿了个 抹胸,外面批了一件卡其色的短外套,下身则是超短裤,配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走起路来屁股总会跟着一扭一扭,好不风骚。
 
  到了酒吧要了点啤酒,二女便四处打量了起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和肆无忌惮 的身姿让人们在这里肆意发泄着,而事实上美女不管到哪里都是引人注意的,很 快就有人走到蒋舒含面前邀请下去跳舞,蒋舒含打量了一下,矜持的笑着拒绝了, 此时的男生哪里看得到那外套一下只有着一层薄薄的抹胸,只是礼貌的微笑了一 下转身看向迟瑶,迟瑶倒是很开心的搭上男生的手走下了舞池。
 
  见看不到迟瑶的身影,蒋舒含这才慢慢想舞池走去,她可不喜欢等那些男人 礼貌着问自己,她想要的是偷情一样的快感,随便找了个地方,便自顾自的跳了 起来。
 
  (来啊,臭男人们,来占老娘的便宜嘛)
 
  刚想着,突然身前被一片阴影所笼罩,这个至少有190的壮硕男人就这样 堂而皇之的走到了蒋舒含面前跳起了贴身舞,一双大手时不时的滑过蒋舒含的娇 乳,路过翘臀的时候更会趁机揉捏两下。
 
  (要是这人的肉棒和他一样…)
 
  男子见蒋舒含没有反抗,大喜过望,双手从外套内伸了进去,蒋舒含还没来 得及说什么,就感觉到那一双大手拉着抹胸扯了下来。
 
  (天,这下里面是真的真空了…)
 
  男子显然也没料到里面是抹胸而不是内衣,呆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了邪恶 的笑容,两个手掌握住蒋舒含的双乳便揉捏起来,这人的手掌也是额外宽大,直 接握住蒋舒含的乳房在外套下捏出了各种形状,手指夹住了乳头偶尔用力,这下 蒋舒含再也矜持不起来了,乳头受到攻击的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身子也靠进 了男人怀里。
 
  男人见状,再也不掩饰什么,走到蒋舒含身后握着双乳带着她向外走去,蒋 舒含更是感受到自己的腰上有一根粗大火热的东西顶着自己向前,眼神迷离的望 了望舞池发现没找到迟瑶以后,便被男人推到了角落里。
 
  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的大嘴就直接吻了上来,霸道的舌头撬开了贝齿, 一下把那条小香舌吸到了自己嘴里,双手更是握着丰满的翘臀不停的揉捏着,时 不时的拍打一下,而此时蒋舒含能做的,就是发出呜呜的声音感受着男人的气息, 身上的外套不知何时被扔到了地上,一对娇乳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
 
  (天…乳头都露出来了…上半身一丝不挂…)
 
  想到这里,蒋舒含的小手不自觉的伸进了男人裤子里,握住肉棒的瞬间蒋舒 含的想法就是:好粗,好热,自己的一只手居然只是勉强握住棒身(要是被插进 去…)只是一个想法就已经让蒋舒含下身泛滥,而男人也终于松开了蒋舒含的舌 头,向后站了站,手捏住蒋舒含的下巴便往肉棒上送,其实哪里用得着,就算男 子不做蒋舒含也早就忍不住想尝尝这根肉棒的滋味。
 
  此时蒋舒含才有机会打量一下这根肉棒,因充血而泛紫的龟头足有乒乓球大 小,长度则有20公分左右,为了含住龟头,蒋舒含不得不张开嘴,有些费力的 用自己性感的嘴唇裹住龟头,然后缓慢的含了进去,男人只觉得先是略冰的嘴唇 吻在了龟头上,然后便冲进了温柔乡,温暖的触感包围着龟头,接着就感受到了 一个灵活柔软的小舌头开始绕着龟头打转,蒋舒含自己也开始大力吞吐起肉棒来。 
  于是,在酒吧的某个角落,一个上身赤裸的美女正踩着一双高跟鞋,微微弯 下腰,以一个被站立后入的姿势吞吐着面前这个巨大的肉棒,蒋舒含早已忘记了 什么羞耻心,她内心想要的就是被面前这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插进自己早已泛滥 的小穴里。
 
  吞吐了几分钟以后,男人脱下了面前这个陌生淫荡女孩的短裤,双手握住那 一双修长的美腿一下把蒋舒含整个人抬了起来,蒋舒含受到惊吓下意识的搂住了 男人的脖子,抬头时正好看到男人目光中的火热,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感觉 到那粗大的肉棒已经顶在了自己的小穴口。
 
  蒋舒含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就见男人狠狠一挺腰,直接把那粗的 不像话的肉棒捅进了温暖紧致的小穴里,引得蒋舒含头向上一仰,「啊」的一声 叫了出来。
 
  (这个混蛋…突然袭击…小穴好满…要裂开了…)
 
  这声浪叫似乎刺激到了男人,他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一根巨大的肉棒开始 在小穴里不断进出着。
 
  「啊…哥…哥…你好粗…慢点…」几下抽插便让蒋舒含直吸冷气,不得不用 已经彻底妩媚的声音求饶着,却半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男人见状,更是加快 速度,飞快的抽插起来。
 
  「啊……啊!不…嗯啊…不行…啊…哥…呜…哥哥…」蒋舒含从来没试过如 此巨大的肉棒,只是几下就已经彻底沦陷。
 
  「大…啊…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哈啊老…哦……老公…大鸡巴老公…操死 …啊啊啊!」话还没说完,只见男人突然用力把整个肉棒抽了出来再用力插了回 去,只是几下就把蒋舒含直接送上了高潮。
 
  放下了软到在地上的蒋舒含,这次蒋舒含面对着墙壁,屁股高高翘起,两腿 略微分开伸得笔直,男人从后面再次插了进去,这次连前奏都没有,开始就是飞 快而又粗暴的插入,巨大的睾丸撞击在富有弹性的屁股上啪啪作响
 
  「啊…不行…了…不行了…顶到底了…嗯……嗯…操…啊…操死你的骚货了 …小穴要被插烂了哈啊啊啊!」
 
  「要肿了…呜啊…啊啊啊…」
 
  「轻点…不要了…嗯啊…不要停…要烂了…」
 
  「大鸡巴老公…大鸡巴哥哥…射给我…别插了…把精液…啊!射进骚货的小 穴里」
 
  此时的蒋舒含哪还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身后一次又一次的抽插早已让她魂 飞天外,剧烈的快感一次次淹没着她的理智。
 
  「恩噢!!?……啊哈哈?!……呀啊啊」蒋舒含翻着白眼急促的浪叫起来, 女神的声线却说出如此淫荡的内容,让身后的男人有着巨大的快感,亢奋无比的 大叫着在女神爱薇娜的小穴中猛插起来。
 
  最后更是一把拉过蒋舒含的脑袋,把肉棒狠狠的插进了小嘴里「呜啊啊啊啊 啊!!?啊呜呜呜呜?!!」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毫无准备的蒋 舒含的小嘴里。当肉棒抽出来的一刻,蒋舒含双眼翻白,面色潮红,嘴巴半张着, 一缕缕精液不停的从嘴角流到了胸口,直到男人拿起蒋舒含自己的手机拍下了这 一幕才有了些意识,甚至顾不上咽下嘴里的精液就抢过了手机,却发现照片已然 发给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才呆呆的吞下了最后一口精液。
 
  (居然被拍了这么淫荡的照片…要沦为他的泄欲工具了么…好像也不错…) 
  男人却没说什么,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后又把蒋舒含的衣服递了过来,蒋舒含 连忙穿上,这才发现有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激情戏码,连忙拿好东西走了 出去,这才发现此时迟瑶的衣服都扔在了座位上,人却不知所踪。
 
  (这丫头…)又扫视了一圈,这才看到迟瑶居然穿着一身比基尼走了回来。 
  「你…?」蒋舒含刚张口,迟瑶就拿起自己的衣服打断道:「走吧,别管啦, 这身衣服是别人送的」(口无遮拦啊这丫头…)蒋舒含也是不由扶了扶额,想到 自己刚刚的事情,也没再说什么,跟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