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高中生活】(12)

【我的高中生活】(12)

前言: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 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 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 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伴。 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偷看了妍萱的日记才发现,原来她在和我交往之前,就一直在公车上被人骚 扰着,她不但不反抗,甚至有点喜欢那种感觉. 正当我想继续翻下去,看看她跟 何宇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无奈这时她家有人回来了,只好赶紧离开.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我的高中生活(12)女友的日记(三)尴尬的初识      
 
  最近我都在想,中午要不要找暐榕一起去吃饭,不过她好像都固定跟她那群 好姊妹约好的,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最后只好还是跟阿良他们去吃饭,吃完又 在餐厅打屁了一会才回来。中餐的东西好像怪怪的,害我又多跑了一趟厕所。 
  「你很慢欸,每次都午休钟响了才要进来。」暐榕坐在椅子上不肯起来。 
  「唉唷,对不起啦,我刚刚临时又去厕所了嘛。」我摇摇她的肩膀,她才有 点不甘愿的站起来让位。
 
  天气已经入秋转凉了,加上这几天刚好又都在下雨,使得气温又更加的低。 
  所以就算现在是中午,如果没有披着小外套,还是会觉得有点冷。偏偏学校 到现在还没有发佈制服换季的公告,男生还好,女生就比较可怜了,还要穿着那 短短的裙子上下课.
 
  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把它摊开来绕到前面,盖在暐榕的腿上,我想女孩 子的腿尤其是膝盖,特别怕冷吧。
 
  「…你不用穿外套喔?」已经午休了,她小声的用气音问。
 
  「不用啦,你给我抱着睡就很温暖了。」
 
  「我才不要。」她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我这几天午休都是抱着她的腰、贴在 她背上睡的。
 
  「不然我也把外套脱下来,我们一起盖好了?」
 
  「喔,好啊。」其实我并不会觉得冷,只是觉得穿着外套抱起来没那么舒服。 
  我让她在腿上先坐直了身子,然后从背后看她好像开始慢慢把拉炼拉下去, 看着她在我腿上脱衣服的背影,突然有种好兴奋的感觉,而且等她外套脱下来后, 我才从她白色制服里透出的肩带颜色,看到了她今天穿的是那件我最喜欢的粉红 色胸罩,就是她第一天坐上我的腿时穿的,我永远都记得这一件。
 
  它就好像初恋情人一样,对我有某种不一样的意义,不过我一直还没机会看 过这件内衣底下配的内裤。在我的幻想中,它应该是一样的粉红色,然后带着小 碎花的可爱内裤。想着想着我下面又硬了。
 
  我接过她的外套,感觉还有点她身上的余温,等她趴在桌上后,我再把外套 撑开,身体先紧贴到她的背上,再把外套盖下来,将我们俩的头和肩膀都一起罩 在里面,然后才双手环过腰紧紧抱着她。
 
  好温暖喔,只隔着她薄薄的制服,我可以感觉到她全身软绵绵的肌肤. 而且 裹在她衣服里,充满了她微微的体香,还有头发散出的淡淡茉莉香气。我忍不住 一直大口吸着气,而且用脸一直在她背上轻轻地磨擦。
 
  「你不要一直动啦,人家要睡觉了。」她的气音从前面传过来。
 
  我只好乖乖的停止动作,静下来享受这一切。不过,不晓得是因为外面乌云 密布下着雨,还是盖着外套的关系,总觉得午休时关了灯的教室好暗,而且在衣 服里面,看不到外面的动静,一股想做坏事的邪念又油然而生。
 
  自从我们变的亲密以来,她坐下来时好像都不太刻意压住裙子,常常会觉得 下面直接顶到了她的内裤。像今天也是,感觉特别的薄、特别舒服,不对耶!好 像是我又忘了拉拉炼,肉棒一定又撑着内裤,从裤子里跑出来了。我不禁又想到 在视听教室对她硬来那次,当时下面也是这种情形。
 
  怎么办,才说要好好珍惜她,但是下方传来强烈的感觉,真的胀到不行,龟 头感觉又顶到软软的耻丘,不知道现在顶着的内裤,是不是跟胸罩一样,是可爱 的粉红色小碎花。
 
  想到这边,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而且我想她应该已经睡着了吧,稍微的动 一下她应该也不会发现,於是我内心的天使被恶魔击败,开始悄悄的用非常非常 小的幅度挺动下半身,我想这样的动作,应该不会吵醒她,也不会被周遭的同学 发现才对。
 
  好舒服,龟头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我沿着她的内裤中央非常缓慢的上下刮 着,她的内裤中央应该又被我顶的往小穴缝里凹进去了吧。虽然很想像上次那样, 直接将龟头往她的阴唇里顶,但是这样一定会把她吵醒的,而且说实在因为她往 前趴着,身体的角度根本不可能像上次那样可以塞进去。
 
  我想就这样吧,可以悄悄地磨着我就很满足了,这样慢慢弄到下课,应该也 可以把我下面满胀的感觉给发泄出来,等快发射的时候再赶快让龟头离开她的内 裤,应该就不会再沾到她了。
 
  我紧紧抱着她,感受她身上温暖的体温,在罩着我俩的外套内呼吸着她身上 香香的味道,偷偷的挺动下身让我们的下体私磨着。我不禁又想到第一次英听影 片拨放的时候,不小心在她下面射出来那次,那时候跟她还不熟,而且她还对我 很凶。想不到当初那个虽然长的很可爱但个性却是恰北北的暐榕,现在她的心跟 身体都属於我了。
 
  我一边悄悄磨着,一边幻想着有一天,一定要把她带回家,把她按在我的床 上,亲手把她的制服扣子一颗颗打开,然后把她可爱的胸罩脱下来,直接揉捏她 的大胸部,连裙子也不脱了,直接把内裤脱下来,不要像现在这样隔着两件内裤, 而是直接将我的大肉棒顶进她的湿湿的小缝中,那种感觉一定比上次舒服百倍。 
  想到这边我忍不住兴奋地加大力道,但还是不敢动得太快,一方面怕吵到她, 二方面也怕被周遭同学察觉,这种敲摸摸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这样顶了好几分钟,我感觉我的呼吸越来越大。不对!这,好像是暐榕在喘 息的感觉,我暂停止呼吸才感觉到,她胸腔和背部起伏的频率好快,而且她的身 子热得有点发烫. 这小妮子,原来已经醒了啊。她也不阻止我,是默许我啰,是 不是她也很舒服呢?
 
  「榕榕,你醒了喔?」我用气音在她耳边问。
 
  「我…可以继续吗?」
 
  「你不说话,我当可以唷?」她还是没有出声,继续在装睡。
 
  算了,我想她应该也很害羞回答这种事吧。得到她的默许后,我又开始慢慢 地动起来,不过也不用怕把她吵醒了,所以我的动作比刚刚稍大一点,让龟头刮 得更深一些,抱在她肚子上的手,还悄悄地抚痒她的肚子。
 
  她被我弄得下半身也微微扭动起来,她真的超怕痒的,要是在上课时间弄她, 她早就大力捏我的腿了,不过她现在被我上下夹攻的好像没办法反击。我发现她 不但扭着下半身,大腿还越夹越紧,她这样是不想让我动,还是要加强我的感觉 啊?肉棒被她的大腿和柔软的耻丘包围,她夹得好紧,紧到我挺动的屁股时候, 肉棒真的有种在抽插的感觉,好舒服!!
 
  我忍不住把一只手慢慢往上滑,想再摸一次她柔软的大胸部。我想外套盖着 我们的上半身,这样偷摸应该不会被别人看到吧。当我的手碰到她胸部下缘时, 她在我怀里的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因为全身都贴在一起,所以那个震动感觉很 强烈,她根本就醒着啊。
 
  「我…要摸啰?」我再试探性的问一下,她没有应声。
 
  於是我用伸上去的左手,直接托在她右边胸部下面,开始轻轻地捏她的乳房 下缘,好软喔,软绵绵的手感真的很有弹性,好舒服。由於这次有她的默许,我 大胆地慢慢把揉捏的范围往上移,想用整个手掌罩在她胸部上,才发现她的胸部 真的好大,一手根本无法掌握。
 
  我手往上移后,也没有继续用摸的,只是轻轻用手指在胸部上游移,透过薄 薄的制服,我可以感觉到胸罩边缘的蕾丝花纹,在往上一点,我碰到了软软的胸 部肌肤,虽然隔着制服,还是可以感觉它真的很光滑。我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地往 下压,那个手感真的是又软又有弹性。
 
  我那只手贪婪地在她胸部上游走了一会后,突然想到怕痒的她的弱点,坏心 的把手指滑到她的腋下那边,从那里开始,沿着腋下慢慢滑到胸罩没包覆到的侧 乳旁,她的身体震了好大一下。
 
  呵呵,你再装睡啊。我忍不住想继续捉弄她,一次又一次地从腋下滑到侧乳, 不停的抚弄她那个敏感地带。
 
  「不要一直用那里啦…」她终於发出微弱的声音。
 
  「那要用哪里?」
 
  「你真的…很讨厌欸…」
 
  怕在这样一直逗她会让她真的生气,於是我把手放回胸部上继续揉捏它。虽 然好想解开她的扣子,直接伸进去摸摸看那个手感,但毕竟现在是午休时刻,周 遭都是同学,还是不要做那么超过. 不过我突然想到,不用脱衣服也可以摸到胸 部的办法!
 
  我把手指慢慢插到她制服扣子间的间隙,慢慢地伸进去,碰到了!好光滑饱 满、好有弹性喔,像婴儿的肌肤一样无暇,虽然现在看不到,但我凭藉先前从她 领口看到的景象,幻想我的手指正在她雪白的胸部鼓胀的软肉上轻滑着,皮肤因 为太白,盖不住底下微微透出的淡青色血管,乳房随着她的喘息在呼吸,那个画 面真的太诱人了,我永远都记得。
 
  我贪心的将半个手掌都穿了进去,直接抚摸她胸罩外的半球乳肉,不时用手 指轻戳她的胸口的嫩肉,或者用五指隔着胸罩轻揉她的胸部前端,我好想把手指 再进一步伸到她的胸罩里面,摸摸看她的乳头,说不定在这样的爱抚下,它们已 经挺立起来了。
 
  但是我想第一次这样已经够过分了,还是先这样就好。但我还是偷偷用食指 隔着胸罩,找到她乳头应该的位置轻轻地戳下去。
 
  她的身子又震了一下,应该碰到了吧,於是针对那边一下又一下的搓着。我 想她的乳头应该是她最敏感的地带,因为搓没几下,我发现她大腿不但夹得紧紧 的,竟然悄悄开始上下移动,好像在用腿帮我套弄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 
  我开始找到她移动的频率,当她往下时,我也把屁股往上顶。
 
  「喔……榕榕,这样…好舒服喔。」我忍不住在她耳边小声地说.
 
  她听到我这么说,好像也想让我更舒服,将腿夹得更紧,往下动的幅度越来 越大。我的肉棒被紧紧地包在她光滑的大腿中间,龟头的上缘还紧紧贴在她小穴 缝上刮着,不晓得是谁流出的爱液,我感觉两人的内裤都湿透了,在这么强烈的 刺激下,我想我们应该都分泌不少吧。
 
  「榕榕,好舒服,我忍不住,快…出来了喔…」
 
  听到我这么说,她又加快了下半身扭动的幅度和频率,我也跟着加快往上顶, 我感觉她大腿往下套的同时,感觉整个包皮都的紧紧撑开,回去的时候又大腿肉 又紧紧磨过我的龟冠。而且我发现她还刻意调整扭动屁股的角度,让耻丘缝可以 跟我的龟头更紧密结合,她那边应该也很舒服吧。
 
  「嗯……嗯……嗯…」前方传来她微弱的喘息声。
 
  我的肉棒在整个湿热紧缩的三角地带进进出出,实在是太舒服了,尽管我们 的动作已经大到椅子些微发出声响,我也可以明显感觉到她整个身体的晃动,如 果周围有同学醒着,一定会看出我们在干嘛,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太刺 激了,根本就不想停下来,忽然觉得马眼一酸,感觉就快要来了。
 
  「啊~榕…不行……要出来了…」我用屁股的力量快速地抖动下半身。
 
  「嘶~啊………」一股热流从我的马眼喷发而出,瞬间我的内裤变得好湿, 我想她的应该也被我沾了一大片吧。
 
  「啊…榕…好舒服……」我无力的摊在她背上。
 
  「呼……呼……呼……」贴在她耳边不停喘着大气休息,过了两三分钟才平 静下来。
 
  「你…真的很奇怪欸,上课一直偷睡觉,午休到了才不睡觉,还吵人家…」 
  她用微小的气音讲.
 
  「对不起啦,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那么有感觉. 」
 
  「你…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为什么那边…还硬硬的?她们说…那边出来以后 …会消下去才对啊?」
 
  「我也不知道欸,可能它真的很喜欢你吧。」
 
  「去死啦,你该不会还想要…,人家要去厕所,不管你了啦。」
 
  「喔,好啦,你等一下喔。」
 
  我其实很怕周遭早就有人起来或者根本没在睡,目睹我们刚刚太超过的举动。 
  但因为暐榕要起身,总不能让她先自己起来,所以我悄悄的先从外套里面钻 出来,让她继续盖着,紧张地看看我左右及后面的同学们,还好大家都还趴着或 者靠着对方在睡觉,我后面那组的男同学甚至还在打呼。
 
  我戳戳她的背,示意她趁没有人发现时赶快去,她起身后,还是紧张兮兮地 护着身后的裙摆,用有点内八的姿势,微微夹着大腿走出教室去。
 
  我一个人趴在桌上,等着她回来。可能是太久没有发泄出来,我想量一定多 到沾满她的内裤,应该很难清理吧,才会弄这么久还没回来。这才想到我下面也 是一蹋糊涂,应该也趁现在去清理一下。
 
  正要爬起身,下课钟声就响了。我看到斜前方的妍萱,听到钟响马上就爬了 起来,好像一刻也不想多待在他身上一样。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呢?我决定今天 要再冒险去她房间一次,把看到一半的日记看完。
 
  *********************************** 
  放学后,因为不是很确定他们今天会待在学校自修,还是会去妍萱家里或其 他地方。所以我离开教室一阵子后,又偷偷的折回去确认.
 
  教室内有七、八组同学在自修,有的坐一起,有的分开坐。我看到妍萱他们 还一起坐在他们的椅子上。真是奇怪,中午明明看她一敲钟就很不甘愿多坐一会 似的马上起身,为何现在放学还要乖乖地跟他一起自修呢,而且还是坐在一起。 
  我实在是不懂,但也刚好,趁现在赶紧去看个究竟吧。
 
  我几乎用小跑步的冲去车站,赶上了最近的一班车。在前往她家的路上,心 脏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一方面是又要当小偷做坏事了,二方面我不知道今天会看 到她日记里写了什么样的秘密。
 
  到了她家楼下,我一样确认过没人在后,才悄悄的溜到后巷,再次沿着铁窗 爬上了她的阳台,她的窗户还是没有锁. 妍萱就是这么天真的女孩子,对人都没 有防备,才会处处吃亏还不自觉.
 
  翻出了那本厚厚的日记,我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接下来好像就是我们刚交 往的那段了。本来想就这么跳过,直接翻到后面找她最近跟何宇民发生的事情, 但是我的目光还是被眼前这段文字吸引,我决定还是一页一页看完,也许我心底 也有点想重温跟她那段短暂的甜蜜时光吧。
 
----------------------------------------------------------------------
 
               X月X日
 
  今天发生了一件超级糗的事情,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被那个人…偷摸的过 程,希望他不会跟别人讲这件事,而且他看起来人满好的,应该不会藉此威胁我 吧。好讨厌,为什么这个许建文偏偏要挑那个时候来跟人家说话,真是丢脸死了。 
  最近上课或放学时,常常在车上都会看到他,虽然我们偶尔目光交会,但却 从来没有讲过话,甚至不曾打过招呼。可是今天早上遇到他时,因为我们站得很 近,中间只隔了一个人,我隐隐发觉他好像一直在偷看我这边,回过头时,他因 为被我发现了,好像还吓了一跳,只好靦腆的笑了一下跟我点个头,看他那个呆 呆的样子,实在有点可爱。我也笑笑地跟他点头.
 
  因为都在同一站下车,所以我们常常会一起走同一段路,他虽然个子高高的, 但步伐却很慢,我都觉得我已经够慢了,想不到他竟然比我还慢。我发现他有时 候可能觉得跟在我后面让我有压力,还会故意停下来假装整理一下书包,或是假 装走到便利商店里,却什么也没买地走出来。
 
  他是这么细心的男生吗?还是他本来就是故意跟在我后面的,我不是很确定。 
  不过他今天早上,又傻傻地进去便利商店了。后来我看到他进到教室时,还 是两手空空的,根本没有买东西,这个呆瓜。
 
  因为下学期过一半了,学校的课业开始变重,每堂科目都在小考,为了准备 看书看的真的好累。今天下课后,我又在学校自修到七点就准时离开. 在走去车 站的路上,我有点担心的不时回头,我怕那个许建文又刚好这时间打完球也要来 搭车。
 
  还好一路到站牌等车时,都没有碰到他。其实我也不是讨厌遇到他,只是我 知道等一下会发生的事情,我很怕让认识的人看到,尤其…不想被他看到。 
  上了车后,我挤到习惯的那个角落,今天的人还是很多,挤到只能看到周遭 相邻的人。我还是没有看到那个人,不过我想他一定过一会就会出现的,也许他 都是在下一站上车的也不一定。
 
  不知道他今天会从前面还是后面出现,已经好久没从前面来了。我光是想着 等下可能会发生的事,肚子就感觉有热热的暖流,不晓得是不是这样内裤就会湿 湿的。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进到这封闭的车厢中,那种异样的期 待感就会浮现.
 
  啊,来了!我感觉到裙底下有东西钻进来,他在我后面,最近都好直接的伸 进来。他一伸进来就将手贴在我的屁股上,隔着人家薄薄的内裤开始揉捏。 
  「妹妹,今天穿的是新的内裤喔?」
 
  「嗯。」我不是很喜欢跟他对话,怕被人误会我们认识,所以我都尽量简短 的回答。
 
  「什么颜色的啊?」
 
  「粉红色…横纹的。」我很小声地说,也不知道他听不听的到。
 
  他把手从我裙下抽了回去,好像伸到他的口袋里要掏东西,我知道他又要拿 手机了。不久他的手又伸了进来。
 
  「来,妹妹,脚再张开一点,我要拍啰?」
 
  我依他的指示,稍微把裙下的大腿在张开些,希望刚刚上车时的胡思乱想, 没有让今天的裤裤湿掉,要是被他发现就丢脸了。其实我很不喜欢让他拍我的内 裤,因为他都会用补光灯,我都很怕裙底下突然发亮会被周遭的人发现.
 
  可是自从上次之后,他好像就养成了这种习惯. 那一次他摸到一半,突然停 下来,要我把内裤脱下来给他,我怕他是想直接摸人家妹妹,但他说他只是想看 看内裤而已。我实在很害怕被他越过了最后的那条线,所以怎么也不让他脱,但 是刚刚又被他摸得刚好快到…那个了,真的很想继续,最后只好答应他,让他用 手机拍下来。
 
  所以之后只要摸到没摸过的内裤,他就会先用手机偷偷帮我拍起来。他真的 很厉害,只要是摸过的、记录过的,他一摸就可以说中是哪一件,我到现在都搞 不懂他是怎么光用手摸就可以分辨。有时结束了在休息时,他还会偷偷拿手机给 我看刚刚拍的,有几次就被拍到还没开始摸摸,上面就有一点点湿湿的痕迹,真 的好丢脸。
 
  「哇,这横纹的内裤好可爱喔,今天又湿掉了欸,你要不要看?」
 
  「不要…」我真的很怕台面上过多的互动会让人误以为我们认识.
 
  他把手机收好后,手很快的又伸进来了,我的腿到刚刚都还稍微张的开开的, 他好像知道我的意思,也没有再多摸人家的屁股,而是直接将手指伸到屁股缝里, 开始按押人家便便那边。
 
  啊,真的好敏感,这件内裤真的很薄,当时在网购上看到它打着广告『轻薄 无痕,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看到标语时就忍不住下订,买了两件来穿, 而且其实前天就到货了,因为昨天要去补习班,我还特地留到今天才穿的。 
  透过这件轻薄的内裤,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指腹粗糙的纹路,不停在人家肛 门那边绕着圈圈。实在受不了,我只好将屁股再往上翘高,他好像也感觉到了, 很有默契地将手再往前伸,碰到人家缝缝下面那边,真的…好舒服,这内裤给他 摸起来好像不存在一样,简直就像是直接被摸到妹妹,我忍不住好想叫出声来。 
  他那只手指开始沿着妹妹中间凹进去的缝缝,从下面开始往上滑,这间内裤 真的好薄喔,我感觉他的手指就像直接在抚摸人家的…大阴脣一样,好刺激。那 个名词是他某一次跟我说的,有好多不知道的东西都是他都偷在人家耳边讲的, 他说每次摸到我大阴唇鼓胀起来,就知道我好舒服,已经快不行了。
 
  「喔,妹妹,这件内裤好好摸喔,超级薄的。我都感觉到你的毛毛了呢。」 
  「而且它超有弹性的,你看,这样有没有感觉到?裤裤被我挤到小缝里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施加压力在人家缝缝上下滑着,我真的觉得有一层 裤裤都被挤到卡在里面的感觉,好讨厌。
 
  「不过,这件内裤好像不怎么吸水喔,你看,整件都湿湿的欸. 」他总是爱 一边摸一边在人家耳边说那些色色的话。我忍不住再把腿张开一点,屁股翘的更 高。
 
  「想要摸荳荳了喔?」他一下就知道我的想法,我只有微微点头,没答话。 
  「不行喔?我今天要试试别的地方,而且今天这件内裤很适合。」
 
  他继续用食指还是中指再滑着人家的缝缝,但我开始感觉他同时用小指头, 在勾着人家内裤侧边的边缘,甚至有一个指节已经伸进来了。我感觉他的指头都 碰到人家的毛毛了,好敏感!
 
  「妹妹,这内裤真的好有弹性喔,一拉就开了耶。想不想伸进去摸啊?」 
  我不停小力的摇着头,我怕他真的伸进来,但又怕拒绝的动作太大会被旁边 的人注意到。他好像以为我只是不好意思,竟然越深越进来,好像已经进来两个 指节了,而且一边摸着人家那边的毛毛,还一边再绕圈圈,扯得人家又痛又敏感 的。
 
  怎么办,他那只小指头不断地伸进来,已经直接碰到人家妹妹鼓起的肉肉了, 触电的感觉不断自下体袭来,我好想喊停,但又有点希望他继续深入。怎么会这 样,本来穿这件内裤只是想让他摸起来像感觉不到一样,没想到这下却真的被直 接摸到了。
 
  啊!好舒服,他的手指头已经快碰到缝缝边缘了,这样…不行啦。
 
  「妹妹,你感觉到了吗,我现在再摸这边,就是你的大阴唇了。」
 
  「它都鼓起来了呢,你这边真的好湿喔,而且已经开开的,是不是很想我伸 进去啊?」
 
  「啊…不要啦,真的不行,拜託你,不要进去…」我真的很怕他越过那条线, 只好小声的苦苦哀求他。
 
  但他那只手指头,根本不肯放过我,不断沿着阴唇边缘在绕圈圈,而且越来 越往内转,不行了,那个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我感觉肚子又有阵阵暖流通过, 感觉他的手指正要往里面深入,突然听到:「妍萱!吕妍萱~」
 
  远方好像有人在叫我,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许建文。他什么时候上车的! 
  该不会刚刚都被他看到了吧。我看到他努力地穿过车厢中的人群往我这边挤 过来。
 
  「同学,好巧喔,你也搭这班车回家啊?」他挤到我面前时说.
 
  「啊……嗯…」我感觉内裤里的手指刚刚才抽出来。
 
  「你们家,也住在南区啊?」
 
  「对…呀。」
 
  「好巧喔,我也是欸. 」
 
  他怎么偏偏选这么尴尬的时候跟人家说话,为什么不在早上的时候,真是的。 
  我感觉我的脸热得发烫,一方面刚刚被摸的正…舒服,而且又在这么尴尬的 时候跟他说话。我真的好想马上按铃下车,真的要羞死人了。不知道刚刚发生的 事情他到底有没有看到,看到了多少?我真的不敢再想了。
 
  「我们家住在东安街那边,你呢?」他好像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个话题.
 
  「我…我家在北安街那里. 」我有点担心,被后面的那个人听到,会不会怎 样,但他现在这样问,也只好回答了。
 
  「真的喔,那我们俩住的地方才隔没几条街欸. 哈哈,以前怎么都没在路上 遇过你呢?」
 
  「对…对啊。」
 
  一路上我们就这么断断续续地讲着话。我不知道他今天突然找我说话的用意 是什么,会不会他是发现那个人在偷摸我,所以故意过来跟我讲话,想吓退他呢? 
  还是只是早上跟他点了头以后,他才决定今天放学遇到要跟我说话的。不管 哪一种,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跟他第一次对话,真的丢脸死了,还好裙下那只手, 已经悄悄地缩了回去。
 
  下了车后,他陪着我一起走了几个路口,一路上也说太多,直到到了他们家 那条东安街后,才跟彼此道别.
 
  *********************************** 
  看完这段后,我努力地回想车上那个骚扰妍萱的人的模样,但怎么就是想不 起来,只记得是一个很不起眼、带着眼镜的上班族。可恶,当时应该直接把他揪 出来的!
 
  我记得哪个时候,好像是最后才跑步赶上了那班车,所以站在车厢最前面。 
  当时就在想妍萱没有在同台车上,过了好几站有人上下车,好不容易才挤到 车厢中段,那时才注意到妍萱在车上,而且她的表情怪怪的,惊觉有人在骚扰她, 就赶紧挤过去跟她讲话。
 
  当时怕太过声张可能会让她觉得丢脸,毕竟这种事应该不太想被人知道,所 以只好假装跟她一直聊天来吓退对方。哪知道其实那个色狼已经骚扰她到这种程 度,而且维持好长一段时间了。说不定他也会再骚扰其他女孩子,甚至趁我没有 在她身边时再度对她伸出髒手。
 
  我看到这边,再往下翻就是我们开始交往的过程了,本想跳过这一段,直接 跳到后面的发展,但看到前面几个字,又忍不住一字一句的读下去,一边看着她 的心境变化,一边回忆我们当时短暂的甜蜜时光。
 
  但翻到一半,却突然出现了一件令我意外的事件,也许就是这件事,种下了 妍萱如今会变成这样的因果。